广西笑话网

我真是大德鲁伊全面开战一位置位置

2021/01/27 01:31

我真是大德鲁伊 106 全面开战(一)

“那不是枪声,应该是远处有人在放烟花。文学迷.『”服务员主动解释到:“天宁岛历来很安全。时常会有军人特警在岛上训练,所以没有什么坏人敢在岛上放肆。”

听见服务员的解释,大家也就放下心来。

小丫头的预警,随即被其他人抛在脑后。大家都在呵呵傻乐,多数人还沉浸在胜利的兴奋中。

洛云峰冲路浩齐鸿使了个眼色,他抱着女儿道:“趁上午没什么事情,都换上泳衣,我们去海滩上玩一圈。”

“瑶瑶想玩摩托艇。”洛瑶赶紧举手。

洛云峰对女儿的要求无不应允:“没有问题,等会爸爸就去租摩托艇。”

四人正想离开,西川突然拦住洛云峰的去路:“请等一下,”

他满眼热切期盼:“大小姐的球技,一定是您传授的对吗?”

“算你聪明,瑶瑶爸爸是最厉害的。”洛瑶抱着父亲的脖子,她骄傲道:“你们没有打赢瑶瑶,所以钱不能给你。”

“我不是要钱。”西川扑通跪下去:“洛老师,您能教出大小姐这样的女儿。您的水平一定很高,所以拜托了。我想学打乒乓。”

找我学乒乓?洛云峰心中暗笑:以我的乒乓水平,刘国梁拿张信用卡就能打赢我。

不过话说回来,西川送上门让他坑,不坑也说不过去。

“洛家的乒乓是不对外传授的,而且我收徒的门槛非常高。”洛云峰清咳一声,他摆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架势:“瑶瑶从小练习钢琴小提琴,直到把手脑协同练到极致。我才让她拿起球拍。”

“你想拜入我门下,必须先回去练一年的钢琴。把你手脑协同练到极致,再来中国找我。”

西川满脸喜色:“多谢您的教诲,我这就回国练习。”

他站起身来拔腿就跑,一转眼就没了踪影。

无论奈良怎么喊都喊不应。

很多年后,有采访日本著名足球运动员西川。

问他:“请问,您是怎么走上这条路的?”

“我曾誓说,只要打赢中国队,我就跟女朋友结婚。”西川深情道。

“真是浪漫的故事,那您的女朋友一定很感动吧?”追问。

西川神色尴尬:“第二天她就跟我分手。”

表示十分不解:“为什么要分手?她不支持你的事业吗?”

“那年我还是个打乒乓球的。”西川幽幽道:“我打了十几年乒乓,前后吹了十几个女朋友。”

“后来我改踢足球,现在孩子已经三岁了。”

天宁岛的海滩,洁白如雪。

洛云峰开着摩托艇,从清澈透明的海水上划过。

他的怀里是高兴得大呼小叫的女儿。

乘摩托艇在海上转了几个圈,洛瑶仍觉得不过瘾。小丫头脱掉鞋子,赤脚在沙滩上跑来跑去。

洛云峰拿着相机,将女儿开心的笑容一一记录。

三个学生从远处过来,齐鸿和方蘅干干净净。路浩却一身的粘土,也不知刚才在什么地方打过滚。

“洛老师,你看。”路浩递给齐鸿几个子弹壳:“这是我们在树林里现的,九毫米手枪弹。周围没有任何血迹和弹孔。”

洛云峰接过弹壳闻了闻,他抬头道:“有人留下的活动痕迹吗?”

“开枪的人是个高手,没有留下任何有效线索。”路浩有些苦恼:“连最细微的脚印都找不到,这也太奇怪了,”

洛云峰微笑道:“未必没有留下线索,或许是你们找错了方向。仔细想想看,还有什么遗漏?”

“老师你动动嘴,咱们就得跑断腿。”齐鸿随口抱怨道:“树林的地面我都搜遍了,就差上树寻找。”他突然停住,若有所思重复道:“树上?”

路浩眼前一亮:“按距离推算,如果爆声是从树林内传出。经过树林的层层阻拦衰减,按理说度假村应该听不见才对。但是我们不仅听见了,声音还十分清晰,说明声音传扩散时没有遇到阻碍”

“服务员解释为烟花声,正好说明声音的是从高处传来的。因此,线索应该在树上!”

齐鸿牵着方蘅就想往回走:“我们再去查一次。”

“都回来。”洛云峰阻止三人再去探查的举动:“你们难得出来,就在这好好放松一下,摩托艇留给你们玩。剩下的事情,交给我去解决。”他回头招呼女儿:“瑶瑶,跟爸爸去抓椰子蟹。”

闻言小丫头丢下的贝壳,十分开心的朝父亲跑来:“瑶瑶知道哪有椰子蟹,将可达6亿颗;2013年随着40W及60W传统灯泡迈入淘汰时程瑶瑶带爸爸去抓。”

---

幽深的地下基地,有不少人影在来来回回走动。

在一间不大的指挥室里,两个人在关注屏幕上的数据变化。其中一个女人,有着与洛瑶同样明亮的大眼睛。

她正是小丫头的母亲:宁若凰。

看了一会屏幕,宁若凰突然道:“华教联出的题目是什么?先拿来我看看。”

边上的特工立刻拿起试卷,递到宁若凰手里。他有些好奇道:“头儿,我不明白,为什么你要放弃蛊家地库的后期工作?放弃参与对龙虾的研究,跑过来这看一堆孩子过家家。”

“在八十到九十年代的时候,蛊家的研究条件比我们还好。”宁若凰淡淡道:“现在蛊家死得只剩顾绛霜一人。你说这是为什么呢?”

“会把自己玩死的研究项目,我从来都没有兴趣。你要是想去,我可以帮你推荐。”

“谢谢头儿的好意。”特工脸色骤变:“我不去,说什么也不去。”

“好了,这里有我盯着就行。你给我去盯紧那块蠢铁,要他做事小心点。”宁若凰慢慢道:“若是他屡教不改,又搞出试验体逃跑的蠢事。在收拾烂摊子以前,我会先拧断他的脖子。”

“是,我这就去警告他。”

待手下离开后,宁若凰轻敲键盘:“氪元素呼叫118,你那边情况怎么样?”

“一切顺利”118的声音从耳机内传来:“暗组剩下的四个高手全体出动,跟我们在菲律宾的元素怼上。铜元素是个蠢货,一头扎进暗组陷阱。他的愚蠢使我们损失了四个同位素。”

宁若1.4M)。凰眉头微皱:“我早就提醒过你,七月不能小看。在田隐市的那些年,我已经吃过好几次亏。对了,你刚才说的是暗组四大高手出动?暗组组长呢?她在哪?”

“我接下来要说的事就跟她有关。有消息表明,七月已经来到天宁岛。你千万要小心,别让她现基地的存在。”

“现在说这些已经迟了,她就是冲我们来的。”宁若凰眼神一凛:“我猜她已经知道秘密基地的存在,甚至很有可能已经潜入基地。”

118号元素的语气变得冰冷:“你说什么?”

宁若凰继续道:“刚才废铁那边出了点小状况。有个试验体想偷偷跑出去,被我抓回来了。但是现在想想,试验体应该逃不出笼子才对。除非有人故意放走它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贵阳治白癜风医院哪家好广州治癫痫医院哪好沈阳治疗妇科医院

石家庄治疗白癜风太原阴道炎治疗哪家好岳阳哪里治疗白癜风

锦州治疗白癜风医院费用
昆明男性功能障碍治疗费用多少钱
成都治疗癫痫病的医院
友情链接: 广西笑话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