广西笑话网

较好江南群芳宴小说

2020/09/24 19:11

北国之怡,在于冬春。冬者,白雪皑皑兆瑞,银装裹素,为所覆满。始不尽之幽逸也。至于春者,则百花争俏,群芳斗艳之妙趣。百里千山者,俱为红绿掩漫,清秀欲啖,为诗家长史之颂也。顾而骚人雅客趋盛春之当,觅览娇媚。亦锦口难塞,方吟足千首快哉。拙愚亦可和以吟二韵,曰:“东风笑入北国银,娇花处处尽争妍。”

尔此道叙一闲逸者,且不累述其生年朝记,仅择之好遇也。

韩晓臣,山东临沂人氏,家富少忧,胸乏举应,最好园景。喜植奇香丽蕊诸类,以悦清心。

晓臣期日痴眷此类,不达世间人情,谓乃父颇有怨言。乃父时儿教之曰:“吾儿朝暮于此,不间经仕宦途,可谓顽物丧志尔。于未年若何?”晓臣乃笑曰:“父过虑矣,愚儿不忍浸于浊潭污沼,玷吾之清静。父尝教云:‘宦场睥睨无形,视之若平实而汹剧异常,可叹人心诈恶。为端稍不测或逆耳,则丧身无返矣。’老父尚言如此,何复劝儿近险乎?”乃父无奈可,且随其尽兴矣。

逾日寒严即逝,春意尤卷,花木招招。圃园更甚万般娇艳,香瓣依依。晓臣巨感其怡而不忍弃之远,乃专人置阁舍于此,自号‘群香阁’。闲人每每视而慨叹,曰:“天地之憾,固其袤广;大块之秀,固其繁英。繁英者,花也,鸟也,木也。然鸟木皆为动立极态者,俱不足抚膺悦性耳。惟花载为动立,远可观,近可友,可观可友,清芬沁脾,实为雅之道也”

略有感顿,即小题襟胸,撰诗四韵。诗云:

春归春去复春回,庭院芳菲艳满天。

有朝不与怜洁近。纵世千年亦枉然。

是日暮楚,辄孤饮于阁舍,与花同乐,举杯相劝,倍感心仪。至酒尽意微,甚觉百花动艳非凡,可可宜人。乃笑曰:“吾与汝共雅,略饮俱足,胡复献舞乎?”当际晚风拂掠,众花翩翩而已,遂以为为其舞耶?

至昏,不胜酒力,倦卧于石几,颐颊生色,兴彩依然。霍尔闻嚷嚷不绝,竟娇语断断,莺声续续。内大异,睁眸立端于几座,眺目视之。但见荧光楚楚,彩絮微微,诚为众姝丽起舞欢歌是也。时而有女趋近,笑曰:“孤饮无味,何言快甚?莫若与吾尔相悦,安否?”

晓臣亦惊亦喜,且随其往。笑诘曰:“盛感垂邀,殊不知众姑几时安至,乌类聚于此?”言讫,揖礼与众。众女相觑久若,讪讪俱笑曰:“痴人竟诘吾等何由也,可晓其痴矣。”既而有白衣少女漫步出群,述曰:“吾等俱为君所植也,是时逢阳甘春幕,以为妙际,故众聚于此,举宴在苹果发布新后欢贺矣”复而笑曰:“感君之雅,累蒙相植可护。既为今者与乐,岂可失之主乎?”

晓臣闻愈愕然,即而大喜若鉴,笑曰:“天地造其万物,明月赋之精髓。久如是,修其灵性者矣,俱登仙列哉”遂复礼众仙,一一揖行。众仙嗤笑,切感其性痴。亦尽述己由,所至者且有:兰惠仙者,寒梅仙者,牡丹仙者,秋菊仙者,桂花仙者,茉莉仙者,桃花仙者,杜鹃仙者,荷莲仙者,芙蓉仙者,木桂仙者,凌波仙者,迎春仙者,玫瑰仙者,栀子仙者,琼瑶仙者,百合仙者,扶桑仙者,石榴仙者,杏花仙者,丁香仙者,海棠仙者,紫薇仙者,凤凰仙者,蔷薇仙者,紫藤仙者,含笑仙者等百余仙尔。

尽道而毕,众仙欲与饮。晓臣恶阴风尤咧,发散裙飘,扰众仙之媚,实不宜也。乃笑曰:“敝舍固不言洁雅,亦可趋风避寒,果不负众仙之俊妍矣。烦与愚入内,未何?”众仙笑曰:“君之虑周矣。”俱随入,分置五几。

晓臣设酒诸宾,笑曰:“无它,独浊酒滤水而已。”芙蓉仙起身笑曰:“莫急。”乃双捧茗羽,鉴曰:“本自酿‘芙蓉露’一羽,可充酒水。”牡丹仙亦出其所携,笑曰:“此谓‘牡丹春’,亦可充数。”诸仙各示其所携佳酿,分置于几。亦有:兰惠髓,荷莲玉,杜鹃泪,寒梅香,百合瑢,栀子甘,扶桑水,蔷薇乳,杏花醉,玫瑰脂,茉莉泉等诸尔。

晓臣喜于诸酿,每每观之不足。若为世间,则俱为绝品也,即倒与众仙共饮。且畅三樽,凌波仙叹曰:“素饮无品,何足誉乐耶?”复笑曰:“吾尝听闻世间行乐者无数,唯酒令者为冠。莫若行酒令乎?”众仙和赞,皆云此举甚可。晓臣视之意盛,乃述曰:“酒令者雅俗共扎尔达里访华期间赏,顽之极广。然酒令亦有类数,有牙牌,射覆,拇战,百花,抢红。今宵蟾光艳照,雅座为仙。是为花宴,愚以为百花令行之至恰也。”众仙遂诘其令律为何。晓臣曰:“令律有三:一则故人诗词断刻于其上,所令者闻之即赋,且秉其韵方可;下视二则,赏罚俱言于上,自行履之;末则,由诸宾命主官自酌是矣。”

众仙闻之殆有趣,即遣其行令。晓臣捧一令筒于几,内置百签。笑曰:“愚既为东道,亦为令官。故愚行令众赋,诸宾细闻其详。”

众仙端座,晓臣拈一签笑念曰:“艳冠群芳,诗云:且向花间留晚照。牡丹签也。”

牡丹仙盈盈笑立,吟以四韵。诗曰:

世人念道牡丹好,游人只合春娘老。

春娘一去尽悠悠,何处娇花争艳少。

俟其吟毕,众皆拊掌相叹。晓臣念曰:“其下注云:才韵俱通者,自饮一杯,在席共贺一杯。”牡丹仙笑饮,余下亦陪饮。

晓臣复摇筒掣之,曰:“风霜傲骨,诗云:昨夜冰霜一色开。寒梅签也。”

寒梅仙闻而身起,拈腮少顷,吟曰:

百花春近满园红,寒梅孤自腊月挨。

若言身色比冬雪,堪叹无颜色渐衰。

众仙叹曰:“作悲矣,且听其注语。”晓臣曰:“既为作者,自饮一杯;未尽善者,复饮三杯。”寒梅仙无可,独自饮四杯方足。

既而斯人持一签念曰:“秀领春菲,词云:锦屏昼短怅夜长。兰惠签也。”

兰惠仙笑曰:“大煞奴矣。”复吟曰:

兰惠避居与幽谷,不符江南万色香。

闲人且笑第一者,不见纷红自羡芳。

众仙笑曰:“应罚,未知注语何云?”晓臣视之曰:“注云:自饮三杯,左右各劝一杯。”兰惠仙笑饮,百合,扶桑二仙谢与之。

饮讫,晓臣擒一签即曰:“凌寒初绽,诗云:不尽风流写晚霞。此为菊花签也。”

秋菊仙笑曰:“吾为秋种。”晓臣曰:“非也,既为菊花,乃盖其所有,秋种亦为菊矣。”秋菊仙遂吟曰:

若非冬春亦非夏,自迟八九入户家。

重阳端前堪行赏,只缘身色近蟾霞。

晓臣待毕,复念曰:“注云:无饮,且自舞一曲。”秋菊仙惟应令而行,自出槛外,漫舞载歌。宛作纤纤细蝶,弱柳扶风之态。众亦痴矣。

秋菊仙终舞而内,笑曰:“速行下令也。”晓臣乃曰:“浮萍醉梦,词云:西风愁起绿波间。荷莲签是也。”

荷莲仙笑立,浅酌香露,即秀口吐芬,曰:

六月风光趋仲夏,镜湖怜水盛开莲。

菡萏无华本未鲜,但留实果饰枯颜。

荷莲签注云:‘得签既赋者,众宾陪饮一杯,自贺一杯。’晓臣笑曰:“如此甚妙,吾等亦饮如是。”荷莲仙与之共饮,亦自饮一杯。

但饮无暇,晓臣复掣一签,笑曰:“诸宾且听:花里西施,词云:鲛绡掩泪思量遍。杜鹃签也”

杜鹃仙笑曰:“甚合吾矣。”乃吟曰:

世炼本非杜鹃株,只因昏王艳色鲜。

有情各属图相眷,终教卿卿化朱颜。

晓臣叹曰:“至悲矣。”即执签念曰:“得此签者,勿须饮舞,列看官为冠,命其雅歌一曲。”杜鹃仙笑曰:“是以羞吾矣。既如此,吾且点《月花灯》歌之,若何?”众仙应曰:“随尔,词韵妙者俱是。”

杜鹃仙乃歌曰:

月轮今宵媚,梦里醉东风。人间千万景,何处胜娇花。潇洒弄琴指悠悠,一眼银河一声诉。

玉靥香犹在,金梢俏未开。春风春酿透人怀,共庆喜宴来。

歌讫,晓臣笑诘,曰:“诸宾以为若何?”众仙催曰:“何复唠骚,且行令为是。”晓臣笑曰:“香梦沉酣,诗云:小蕾深藏万点红。此为海棠签也。”

海棠仙笑曰:“吾实鄙陋矣。”唯忖度少尔,吟曰:

阳春三月漫芳野,绿枝点点缀娇红。

不为香残千山泻,只为荒丘争艳荣。

众仙和之曰:“空怀大慈之心,是以敬之。”晓臣念曰:“注云:得此签者,自饮一杯,诸宾敬贺二杯。”海棠仙自饮,众仙曰:“实罚吾等矣。”亦饮二杯。

晓臣尚饮二杯,笑曰:“笑靥春风,诗云:日暮山间闻鸪鹧。此则桃花签是也。”

桃花仙笑曰:“吾且自讪一韵。”吟曰:

春满桃花盛朵朵,应教绿颜也羞色。

不惜春残桃飞谢,且待明年他乡客。

众仙拊掌,笑曰:“是此境方妙也。”晓臣曰:“其注云:千杯漫饮还怨少。”众仙俱喝曰:“妙哉!汝辄饮千杯为是。”桃花仙不予,独畅饮一杯,即命其行令。

晓臣搴一签,念曰:“十里含香,诗云:还喜花开依旧数。桂花签也。”

桂花仙斟酌殆尽,起而吟曰:

芳庭始栽桂花株,金风催胜月中枯。

若言千里飘香迹,何至兰菊四时楚。

众仙笑曰:“复扯其人,倍罚。”即命晓臣念其注语。晓臣曰:“注云:作者自贺三杯,列宾陪饮一杯。”众仙曰:“且罚一俱足,何累吾尔共之?”遂命桂花仙自饮,复陪饮。

晓臣即而念曰:“玉颊争辉,诗云:莫作蔓菁花眼看。迎春签是也。”

迎春仙徐立,略视周身,笑吟曰:

花开花艳花满茵,初春使者入故园。

最是一年好香色,不负三百六十还。

众仙哄曰:“行赏,赐酒一垒。”晓臣曰:“注云:得签者不便饮,且命二宾代饮。”迎春仙拍掌载笑,曰:“妙极,如是随吾矣。”既命栀子,琼瑶二仙代饮。二仙亦佯怒不已,惟尽饮之。

晓臣复荡筒掣之,笑曰:“诸宾细听:风露清愁,诗云:水莲开尽木莲开。此乃芙蓉签也。”

芙蓉仙自饮花露,款款漫立,笑曰:“奴且戏谑古之君子也。”乃吟曰:

天香国色未敢称,倾城艳貌尚徘徊。

但着一缕轻素衣,赚得古今尽诗才。

众仙齐喝“壮哉!”晓臣亦曰:“足赫古今骚客矣。”既而视签曰:“注云:若得佳韵者,列宾贺饮一杯。”众仙俱以为如此,余自饮一杯。

众仙饮毕,乃复命斯人行令。晓臣持一签自视痴若。俱细诘此签何云,斯人念曰:“百日独妍,诗云:尘中自有识花人。紫薇签是矣。”

紫薇仙亦呆若石梁,闻之唤己,遽起身伫立。且思几许焉,笑曰:“吾有矣。”乃吟曰:

一抹暗淡别红尘,碧裙罗衫百日深。

除去春光无留意,含香只待有情人。

众仙既问其注语,晓臣笑而递予,丁香仙念曰:“注云:得签者自饮,令官拜饮三杯。复二人琴瑟共曲,列宾令之。”众仙巨乐,商榷少尔,笑曰:“且绎《鸾凤双栖曲》。”二者窘怯不已,自度速演为是。”

绎毕,晓臣视五更欲临,笑曰:“行令久已,诸宾复之乎?”众仙斥曰:“区区小乐,即欲止乎?醋君复行为是。”晓臣如诸所命,复行五令。不方累述上下,仅听其诗吟,诸君细观之。

杏花仙吟语:几度风雨几度春,晚风过尽杏花飞。

清明复与寒食近,怎奈游子相思泪。

茉莉仙吟语:春夏秋冬本非属,四时寒热照常开。

虽无艳态惊九目,亦留清芬掩色衰。

凌波仙吟语:凌波仙子步微茫,身作寒门色未妆。

清息自信可堪比,何故春风不眷霜。

玫瑰仙吟语:春回流曲暗香飞,红萼门前尽数开。

任君折得花一朵,簪向情人作玉钗。

玫瑰仙吟语:春日百娇色本妍,花开一朵又何妨?

来日春归至夏中,独踞山腰妆紫芳。

末际,西蟾天即晓,众仙欲将归。其笑曰:“吾等俱赋矣,独君避之。且今吾等为令官,君欲何为乎?”晓臣曰:“既如此,愚领请诸官之诣,诸官出题是也。”

含笑仙身立笑曰:“若与吾类尔,则无以示君之殊也。莫若典赋为妙,其题可命之《群芳宴赋》。”众仙俱为甚好,凤凰仙亦曰:“复设限方足:谨以今宵为言,聊叙事雅,果不累述其也。”遂命斯人赋之。

晓臣观微四境,句上心坎,吟曰:

蟾月维和,暮景旖旎。爽赖微微欲却,芳菲处处别致。始见佚然,爱之甚切。

当待春中,群荣俊茂。百花开而春光生,佳秀艳而荒圃发。弃之不舍,沁透极膺。予宿昔借此,得之芳侣而抒己乐也。

清凉伴月,娇蕊依依。是以置酒酌心,幽赏未已。尔间殊客纷访,琼筵开宴。容华丽色,皆为凡绝;品性端纯,闺家之效也。至于性晓通志,与吾好逸。邀以欢乐,吟歌趣咏,共叙雅怀。

群芳隽秀,比胜易安。杜康千钟,不尽畅饮。纷才动魄,潘江四泻。宜若桃园会宾,惠莲觞咏也。

及诸芳雅毕,不以钝拙嘱作,足誉内之欣悦,趋伸素怀。非骄才盛纬,且尽真情。良语今夜之醉,百芳之眷也。且罢矣,时连三月春初,群香阁韩某人浊赋。

众仙俟其吟讫,合掌相贺,笑曰:“妙哉,可并列二子之赋矣。”复畅饮与之,意醉,倦卧于石榻。

竖日晨晓,但闻鸟语切切,乍醒。端视四方,不见一影。景色屹然初若,杯馔俨置。斯人大鄂,不谙为幻为实。

霍然开怀畅胸,自曰:“天下之事逸,俱为幻虚,乌有实也。然世人不晓其怡,以为乐者皆存于山水灵秀之胜,故觅之而不得。实则吾心既存矣。”

遂提笔自撰一首,以示殊遇。诗云:

醉卧千年长,春芳逐客逝。

晓来一场梦,莫笑世人痴。

共 4740 字 2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文笔颇有晋唐风范。斯时,烽燧不息,民不聊生,有感于此,此种传记体应晋末乱象而生。写者假借出世,实为希冀美好。正所谓莺莺燕燕,吾所欲也!然人固有所担,有所为,方不失矜持。有疾医之,讳疾忌医终非善果。凡尘之疾患,终须凡人医之,假借出世之名避之,乃欺人者自欺。古有隐士者,非不胜凡尘之扰,究其因,有所不满耳。故,此非真名士。真淡泊之士,淡泊惟名耳。其心系芸芸众古今共睹,遂有美名。倘若视人心诈恶而置身事外,更以为放荡形骸之借口,终不过黄粱一梦矣!似戏非戏,假借传奇而喻人生真态度。万法诸空,惟有持出世之心,行入世之行,方不至怅然。文境悠然,颇有深意;写尽群芳,直教人梦入花丛;而梦终须醒来,至此鲜明主旨。!:紫墨青函【江山部精品推荐01 050111】

1楼文友:201 -04- 0 19:17:48 拜读君之美文,祝春安笔琪! 天地繁复,大道至简!

回复1楼文友:201 -04- 0 21: 1:01 感谢紫墨精心评稿,紫墨一席按语,道出在下写此篇拙作之心意,实乃高人矣!在下佩服!

2楼文友:201 - 00:12:52 问好慕容齐,先来看看,有时间了慢慢欣赏,祝愉快!

楼文友:201 - 00:20: 6 问好作者,很不错的文字,欣赏了。。。。欢迎作者赐稿江南烟雨社团,祝福创作愉快的同时,也祝福阅读愉快。希望作者在江南烟雨社团里,有新的收获,以及有更多的精彩作品呈现在大家的面前,有更大的进步。

4楼文友:201 - 01:16:40 非常有意境而优雅的文字,欣赏佳作,问好友友,祝你五一节日快乐!

5楼文友:201 - 01:59:18 好文章值得大家分享,欣赏佳作,祝五一节日快乐哟


更年期女性如何调养
先声药业再上市
保定市治疗白癜风
友情链接: 广西笑话网